登陆

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

admin 2019-08-20 17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来历:微信公号“鄙人林伯虎”

这周的头条,没人跟他抢。

鲍里斯约翰逊,被视为“英国版特朗普”的强硬脱欧派,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党内推举,登顶职业生涯最高峰。

这场x千公里外的领导换届,之所以死死捉住国际目光,除了生死之交的脱欧议题,要害——

嗯嗯,别出心裁的发型,还有大大咧咧的声调,新科辅弼肯定打破你对英国政客的刻板形象!

可是,这位画风清奇的政坛异类,真如你所看到的那样?

就他这副样,怎样还能当上英国辅弼?

今日,结合国际媒体头条(加一丢丢咱们的独家爆料),带你走近更实在的“狂人”鲍中堂。

1

雷打不动的两分钟英语时刻。

对这个历史性时刻,我特别偏心《华尔街日报》的头条标题:

鲍里斯约翰逊开端掌舵英国,为脱欧之战厉兵秣马。

这句话里,两个动词短语生动美丽——

helm 原意指的是“舵”,也便是船上的方向盘。

所以咱们讲的“掌舵”,英语里边叫做 at the helm,意思是 in charge of sth。。

别的像原文这个 take the helm,专指“开端掌舵”。(to start being in charge of sth, such as a business or an organization。 )

这儿,除了“掌舵英国”(take the helm in Britain)很形象,后边这个gear up也值得高亮。

作名词讲,gear有两个意思:

一是配备(equippment);

再一个,专指汽车上的排档。

所以,当 gear 活用为动词——比如像这儿的 gear up——其实兼具两个意思:

第一是表明“整装待发,预备起来”(get ready or prepare oneself);

gear up 还表明“换到更快的档位”,有种加快行进的感觉。

所以原文里的 gear up,用在脱欧之战(for Brexit Battle)其时,预备和加快的意义应该兼而有之。

译得直白点:加快备战。

译出点气势:秣马厉兵。

对了,作者还在导语里安置了一道逻辑题:by the fall。

将其翻译为“秋天之前”其实是不谨慎的,听上去好像是夏天就得把事办完。

事实上,“by+时刻节点”,表明的是“不晚于这个时刻”。

所以,by the fall 翻译为“不晚于秋天”或许叫“冬天曾经”更适宜。

说得更确切点,便是要在10月31日之前完结。这也是一拖再拖的英国脱欧从欧盟那里得到的终究期限。

2

所以这两天,各位或许有所耳闻——

鲍里斯约翰逊人生中最要害的时刻,便是接下来这100天(事实上,离10月31日只剩98天了)。

他接手的,是前辅弼特蕾莎梅数次闯关、却无法让全英国(特别是英国议会)买单的、失利的脱欧烂摊。

这两天,在全球镜头前闪现的多是这些画面:

梅辅弼坚毅而感人的离别讲演;

鲍中堂也跑去见了女王,标志性地承受女王的录用走马就任;

他还遵从常规,在唐宁街10号前表了态、发了言,说自己对脱欧有决计,有决计,如此。

但你我都懂,这些只是招引群众眼球、缺少本质内容的过过局面。

当然,鲍里斯约翰逊甫一就任,就对内阁大洗牌,也成功引起全英国的重视。有媒体把他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这次阁僚大清洗直接叫作“内阁残杀”……

但我觉得,这些换人问题大多也都停留在技能层面,对这些生疏的异国面孔,咱们不care,也不需要太关怀。

下面讲几个咱们应该关怀(但又存在很大的认知空白,乃至是知道误区)的工作。

简略就两句——

新任辅弼为什么是他?

他到底是谁?

但要答复清楚这两句,背面引出的都不是小论题。

3

一个个走起——

首要,这位看上去就不正经的鲍里斯约翰逊,为什么能当上英国辅弼?

我想,这既取决于天时地利,也在于鲍里斯约翰逊自己。

关于这事的大环境,咱们必须得说说英国脱欧。

咱们都知道,曩昔这几年,关于脱欧,英国上下都很拧巴:想走和想留的人大约一半一半。

但从整体来看,自从三年前那场脱欧公投以来,首要民调都显现:

期望留欧的人比脱欧那一派,总之要多一点点,大约是52%比48%(下面蓝色是留欧,绿色是脱欧)。

但你说怪不怪:分明更多英国人想持续留在欧盟,为什么他们搞出来的新辅弼恰恰走的是条反方向——一个比特雷莎梅更更更强硬的脱欧派!

其实,答复清楚这个问题,也就根本搞清了西方民主(特别是英国这套奇葩的议会政治)的门路。

这种古怪的现象,咱们归纳说来,叫“民主的悖论”。

什么意思?

民主,本来是要表现大都人的毅力,让少量服从大都。

但在详细施行中,有时候由于游戏规则等原因,终究却出现这种状况:

将大都人的主意放置一边,转而屈服于少量人的毅力。

英国这次换辅弼便是典型,并且它出现了两个“民主的悖论”——

一个是民谐和公投成果之间的悖论。

从其时民调成果来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看,大都英国人是不想脱欧的。

而三年前,他们中的超越对折挑选了脱欧。

但怎奈,民调只是民调。执政党必需要尊重和履行的,还得是三年前那场公投。——否则,这个政党的政治公信力就玩完了!(分明是你出来让咱们投个票,容许依照投出来的成果履行,但一看出来的成果不满意,一转脸就不认账,那往后再没人信你的鬼话了)

所以,其时执政的保存党,尽管三年前内部大都成员就对立脱欧,但为了适应自己承诺的投票成果(像特雷莎梅这样的分明是留欧派)也得顶着骂、踩着雷,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前仆后继把少量人支撑的脱欧进行到底!

此外,这一次的辅弼推举投票,还有一处民主悖论更为难:

用极少量人的投票选出了全民的辅弼。

这要“归功”于英国奇葩的推举制度。

在英国,选民并不是像美国那样直接选国家最高领导人,而是选自己地点选区的议员,哪个党在议会里中选的议席多,Ta家党主席(或许叫党首)就出任辅弼。

并且议会五年进行一次推举。这就意味着:

选完议会后这五年时刻傍边,假如这家党首说:

我不妥辅弼了~

那么,接任ta的人,也仍然会从ta执政的政党中发生,而不需要再搞一次全民推举。

简略来说,英国这种推举制度,选民们选的是党,而不是人。

这便是为什么这次特雷莎梅辞去职务,顶替她的人仍然是从执政的保存党中发生。

并且即使这个新党首(也便是新辅弼)是多名候选人中经过民主程序发生,但有权投票的,也仅限于这16万保存党党员。

想想挺有意思,代表6000万英国人的政府首脑,居然是由不到1%,精确讲是差不多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0.1%的人选出来的。

而能“代表”全英国的这十来万保存党员,都是些什么人?

我去找了之前BBC的一篇剖析,发现这傍边绝大大都都是中老年人,其间66岁以上占比最高,将近40%,46岁以上的叔叔阿姨们加一同,占比超越70%!

这是什么意思?

我找来另一份威望计算:

决意留在欧盟的英国人以年青人居多,由于他们期望有一体化的欧洲这样一个更大的开展渠道;

而中老年里边,大都人都支撑脱欧。

这种差异表现在数字上,听着很惊人:

英国18-24岁的年青人傍边,70%以上是留欧派;

而在65岁以上的人群中,60%是脱欧派!

并且从咱们下面的配图中,你就能看到:

按不同年纪组区分的留欧和脱欧的支撑份额,有一个年纪的交叉点——45岁!

45岁以下的英国人,大都期望留在欧盟,并且越是年青的选民,支撑留欧的份额越高;

而从45岁开端,大都人都支撑脱欧,且年纪越大,支撑脱欧的份额也越高。

所以说回来,别忘了上面讲的——

这次这16万保存党党员的人——他们傍边超越七成在45岁以上!!!

也便是说,这次有资历选辅弼的英国人,大部分都是倾向于脱欧的人。难怪他们会选出鲍里斯约翰逊这样的脱欧派。

所以这便是我说的民主的悖论——

一个分明影响全英国命运的辅弼,居然是由少量人选出来的!要害这少量人,仍是不!能!完!全!代!表!英!国!的少量柏拉图式的爱情人,是倾!向!于!脱!欧!的少量人……

所以小结一下——

这次鲍里斯约翰逊谋得大位,并不意味着英国的大都人支撑脱欧,或许支撑他所倡议的硬脱欧;

而只是是由于英国这种政治游戏规则,带来了这样一位由缺少代表性的少量人选出来的少量派辅弼。

4

可是,就算是民主悖论使得英国选出一位脱欧派辅弼,咱们也不得不问的一个问题是——

为什么偏偏是他,而不是他人?

更进一步讲:为什么公认理性乃至有点刻板的英国人,也会把票投给这位所谓的“英国版特朗普”?

要我说,在这点上,其实是由于咱们许多中国人对鲍里斯约翰逊存在知道误区!

简略一句话:

这位鲍里斯约翰逊,除了他潇洒的发型,以及有些尖锐的言辞和特朗普有几分神似外,假如你对他稍加了解,就知道:他其实压根就不是特朗普style!

关于这位55岁的新任辅弼,你千万不要被他邋里邋遢的外形利诱了——

人家非但没有看上去那么草根,并且从出世到现在,一向都是英国社会上层中的上层!!!

鲍里斯约翰逊身世名门,爸妈都是牛津结业的高材生,母亲是闻名画家,父亲则是一位经济学家,也曾担任英国议员。别的,鲍里斯约翰逊的祖上还有些贵族血缘。

鲍里斯约翰逊出世在美国曼哈顿,原因便是,他父亲其时正在哥伦比亚大学肄业。他爹后来还曾供职于国际银行,是环境与人口学方面的专家。

(出世在美国的鲍里斯约翰逊一向都有英美两重国籍,他的美国国籍一向到2016年才刊出。)

这位看上去长得很亲民的家伙,绝不是草根,更不是草包。

你看他素日里说话大大咧咧,跟喷子似的,但他一路读上来可都是学霸开挂:

中学就读于闻名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——这样也就算了,要害人家仍是拿着奖学金进去读的。

结业往后,他又进入爸爸妈妈的母校牛津,就读的专业是巨大上的古典学——并且是一般人都不敢触碰的 greats ,也便是”加强版的古典学专业“,学习内容包含了高深典雅的拉丁语和古希腊文。

并且国际就这么小,为咱们外刊精读授课的英国教师斯明诚,便是在牛津就读的鲍里斯约翰逊同专业同学。

斯明诚教师还告诉我,鲍里斯约翰逊在牛津期间的成果非常好——不只是是英语,他的拉丁语也适当凶猛,并且还会说法语、德语好几门外语,终究还以最高等级的一等荣誉生结业。

在牛津期间,鲍同学仍是争辩场上的能手,担任了牛津争辩社(Oxford Union)的主席。

咱们不要小看这个争辩社主席——这是和北大学生会主席适当的人物,可以竞选别被发型骗了!这个新辅弼不是英版特朗普上牛津争辩社主席的学生,日后必定在英国政坛呼风唤雨。

所以刷一刷鲍里斯约翰逊的经历,就发现他可不是什么草根,而是如假包换的精英。

当然,假如你刷他日后的经历,包含去《泰晤士报》当记者,这也是靠家里边的联系。只不过,他后来凭仗尖锐的文笔在时政评论界声名鹊起,也的确凭靠的是他本身的文笔和才能。

眼看这位新辅弼就要走马就任了,往后,咱们还有更多机会来剖析他、调查他……

但综前所述,只想提示各位留意——

千万别把这位看似癫狂的新辅弼看成是一个特朗普那样没脑筋+不高兴的傻领导(至于特朗普是真这样仍是演技高,咱们且再议)。

单说这位鲍里斯约翰逊,他放下自己足以奔驰上流社会的精英身段,有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草根谐星,一个不爱坐豪车、偏心骑单车的前伦敦市长,以及一个分明熟知贵族礼仪、却偏要让杂乱的发型显示特性的布衣斗士……

你就知道:在这个人看似随意的表面下,定然有着一颗不简略的脑筋,和不能浇灭的大志。

这位不一般的英国新辅弼,咱们拭目而待。

原文:https://www.wsj.com/articles/boris-johnson-picks-his-top-team-for-brexit-battle-11563966841

修改 | 校校校正 | 汤圆 排版 | 校校编排 | 薛蓓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